慎关,洁癖最好别()

白喑/榆昨 称呼随意,无雷无立场的混沌中立
产出更新,不存在
蹲凹凸坑底
是个安吹
,安迷修太好了吧我超喜欢他

雷狮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么一片海。他在海里看到了鲸,尾鳍扬起又落下划出优美的弧度,折断桅杆的沉船望着他缄默不言,守着内里被时光腐朽的宝藏,而他上前推开门,第一次产生想浮出海平面,看看那片森林的想法——然而现在有着那般森绿眸色的人只是抿了抿唇,眼里温和神色散尽,只剩下残存的冷厉和空洞,指着他的枪稳稳当当,雷狮抬眼就能看见黑洞洞的枪口,像极了窗外无星的夜空。
“安迷修,”他垂下眸扯着嘴角嗤笑一声,绑得严实的手臂被身后爪牙不耐地拽了拽,肩上伤口遭到拉扯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气,但他还是开口,话语很轻,仿佛风一吹就会散开似的,“你还是笑着的时候比较好看。”
“……再弹一首歌给我听吧。”

这句我爱你大抵是上辈子没说出口,三个字兜兜转转寻到今生,要来报复的。
来就来吧,一路上带什么伴啊。
我不爱你,这可多难听。

雷安/游乐园

 游乐园/
六一快……(滚
本来是,六一,给专安的糖……咕咕咕咕咕(被打死,但是没关系!只要我们心态快乐,天天都是快乐的儿童节!做一个快乐儿童!(不
巨型ooc慎。挤出来的几个同居现趴(可能吧)的沙雕段子,顺便想起之前朋友跟我讲的土味情话,我豹笑
快乐吃糖!(?

#
“我还小。”
“哦豁。”
#

    火光从四周铺天盖地地涌来,他咬紧牙关握紧了剑,却感觉有什么东西抵在身后,滚烫的,带着灼人的温度。
    安迷修一个激灵从梦里挣脱出来,一睁眼就被刺目的阳光晃了眼睛。一条胳膊稳稳地架在胸口上,颇有死不放手的架势,沿着胳膊看过...

© 咸鱼突刺 | Powered by LOFTER